《凡人漫漫修仙路》[凡人漫漫修仙路] - 第6章 碼頭當苦力

林山從邊上又拿起一把帶鞘的柳葉刀對梁誠說道:「那把刀今後就是給你的,我今早在倉庫多領了一把,雖然你不是青山幫的幫眾,但既然我當你是兄弟,就不會例外。」

梁誠不由得無奈,這把刀他可不敢掛在腰間顯擺,木刀鞘上可是有着青山幫的印記,萬一兩個幫會在碼頭打起來,有刀掛腰間,別人可不管他是青山幫的幫眾還是青山商會的夥計,得找塊布包裹起來,算是做個記號。

不過梁誠也沒打算不要,除了是林山看得起他將他當手下的兄弟,他很是感激,不會不識好歹,這刀連鞘帶刀怎麼也能賣或者拿去當鋪當二兩銀子,二兩銀子那可就是一畝薄田,他連銀子都沒摸過,手中的刀沒想到也算是讓他頭一回摸了銀子。

梁誠抽出手中的刀,越看越喜歡,不由得揮舞兩下,不過他也就會砍柴的把勢,一旁的林山與張家四兄弟不由得哈哈大笑,大夥便指點他該如何使喚刀,倒也頗有幾分歡樂。

就在幾人嘻哈玩鬧的時候,一個臉上有道恐怖刀疤,眼神冰冷,腰間挎刀的魁梧壯漢,大步走來。

遠遠見到此人,梁誠有種恐懼之感,不用刀,這刀疤魁梧壯漢恐怕用眼神就能將他給嚇癱地上,就如梁家灣與附近幾個村的那些豬狗牛羊見到屠夫梁老三一樣。

不管再兇狠的狗見到梁老三都夾着尾巴繞着走,梁誠小時候穿開襠褲那會,可沒少捂襠被村裡的大公雞大白鵝還有大黃狗給攆,嚇得哇哇大哭。

梁老三見到哈哈大笑,只是一瞪眼,那些不管是大公雞大白鵝還是大黃狗全被嚇跑,他別提多羨慕,後來才知道,大傢伙說梁老三身上有殺氣。

「九叔來了,哥幾個趕緊站好。」

這身上散發著如同從死人堆里走出來,臉上有道恐怖刀疤的魁梧壯漢便是李彪的把兄弟陸九,曾經當過邊軍什長的刀疤九,九爺,九叔。

見林山張家四兄弟都站成一排,梁誠雖然拿着刀,也很想跟一看就有真能耐的陸九學武藝刀法,但他可不是青山幫的幫眾,不過他能在一旁看,還能跟林山張家四兄弟學,也算是能學到一點。

梁誠剛想回涼棚里,卻是被張四給拉到一旁。

「你小子走什麼走,九爺輕易不指點人,這還是看在彪爺還有山哥的面子上,大家都是兄弟不要不好意思。」

其他幾人都對梁誠點頭示意趕緊進來,梁誠只能裝成無奈與幾人站一起,心裏別提多高興。

陸九上來掃了排成一隊的幾人,二話不說,從林山開始抬腿就是一腳,直接將林山給踹趴下,從頭到尾一個也沒落下。

當陸九揣到梁誠的時候,梁誠才知道如今這幫齜牙咧嘴躺地上捂着肚子卻不敢大聲嚷嚷的孫子,剛才為何那般熱情,不過挨上一腳能學得武藝刀法,他也就認了。

陸九的這一腳,倒也沒有打算將梁誠給踹死,梁誠只覺得肚子一陣劇痛抽搐,隨即躺在地上也如同林山與張家四兄弟一般直接哼哼,不過梁誠卻是緊緊抱着二兩銀子。

「全都是廢物!」

陸九毫不客氣,哪怕是對林山也沒有好臉色。

「也就一個看着最不中看的還知道抱着刀,在戰場上手裡的刀就是你們的命,是你們最喜歡的婆娘,也是你們胯下那點不中用的帶把玩意。」

「沒死的,拿起你們不中用的帶把玩意,是個爺們的,都他娘的給老子站起來,站不起來的,滾蛋,找地方喝奶去!老子可沒興趣指點廢物。」

要是陸九知道梁誠是因為將手中的刀視為二兩銀子一畝薄田,打算以後賣掉,不是當成性命,不是當成婆娘,也不是當成胯下帶把的玩意,不知道會有何感想,恐怕會再給梁誠一腳。

遠處扛貨的苦力還有青山幫的幫眾看到梁誠幾人被陸九全給踹翻不由得大笑。

雖然幾人如今都是大哥不笑二哥一樣狼狽,但也只能撿起掉地上的刀,然後咬牙相互攙扶起來,陸九不由得微微點頭。

等幾人踉踉蹌蹌站好後,陸九似笑非笑說道:「你們六個先去扛三天包,三天後我再來。」

說完陸九隻留下面面相覷的幾人,然後幾人看着陸九頭也不回離開的高大魁梧背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林山一臉無奈看着梁誠與張家四兄弟,沒好氣說道:「你們看我幹啥,我臉上又沒有花,又不是漂亮娘們,九叔這是答應指點我們了,都還愣着幹什麼,是帶把爺們的跟我扛包去。」

對於梁誠林山還有張家四兄弟來扛包,張阿蛋他們沒有笑話,而是羨慕,就連那幾個青山幫看管碼頭倉庫的幫眾都不由得羨慕,由此可見這陸九的確是有能耐,在青山幫里也是一號猛人。

不過比起張阿蛋他們,梁誠林山還有張家四兄弟腰間則是多了一把刀,對於扛包,梁誠倒是沒什麼,他雖然力氣不算大,但肩膀上滿是老繭,而且如今扛的是草藥,別看一包很大也就七八十斤,扛了幾回他倒也覺得即便做苦力只要管飽他也能吃得消。

為了能多挑些柴火回家,他與大哥進山砍柴也是咬牙挑這麼重,雖然與大哥能挑百來斤沒法比,但也是得走很遠的崎嶇山路,不過若是碼頭別處上的貨物就不好說,那可真的不是僅僅賺的是苦力錢,而是血汗錢。

至於偷懶,林山與張家四兄弟倒也沒有,倒不是怕碼頭上的人說,那也得瞞得住陸九才行,若學保命的武藝都偷懶,到了危險的關頭,就會付出代價,甚至是丟掉小命。

「開飯咯!」

聽到老余頭來喊開飯,林山與張家四兄弟差點沒哭起來,梁誠頓時就覺得心裏舒

猜你喜歡